上一章
主页 > 悬疑 > 阴阳刺青师 > 第三章诡梦

第三章诡梦

作者:墨大先生发表时间:2016-04-07 11:07:19字数:2475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咪咪说:张哥说了,我们这边,其实不兴去求平安符保平安,都说纹个身也能保平安,说这是闽南这一代的风俗。

听她这么说,我有点忍不住了:那是,咱们闽南这边,刺青就是平安符,不过一般的刺青没那个效果,得纹我的阴阳绣,阴阳绣,绣阴阳,生死富贵,出入平安呐,这刺青你要做上了,我保证比平安符强一百倍。

咪咪有点迟疑,可能她没听过阴阳绣。

我见到她反应不大,又欲擒故纵的说:阴阳绣做出来的纹身,最是灵验了,你要不然回去问问你张哥,你张哥铁定知道阴阳绣,不就做个噩梦吗?阴阳绣让你安心入眠。

“那成,我先回去问问张哥。”说完咪咪掉头想走。

才走了几步,她突然回过头来,又跟我说:对了老哥,我这事吧,还不光是做噩梦,你看看我的脖子,多了一排牙齿印,你帮忙瞅瞅。

说完咪咪扬手把大波浪给撩了起来,让我看她的后脖颈。

我这一瞧,坏了,咪咪的后脖子那儿有一圈青色的牙印,牙印的模样一瞧就不是人的牙齿弄的

“你确定你仅仅是老做噩梦?我怎么感觉你碰上脏东西了呢?”我半信半疑的看着牙齿印。

我一说,咪咪立马吓得缩脖子,说她胆子小,让我可别吓唬她。

我拿出手机,对着咪咪的后脖颈,拍了一张照片,然后递给她看。

她看了一眼,问我:这牙齿印有什么特别吗?

我说这牙齿印一个个都是点,如果是人咬的牙齿印,那得是一小段一小段的吧?

“哎呀!”

咪咪听出了我的画外音,突然一愣,接着手机从她的手里面滑了下来。

好在我眼疾手快,连忙扑住了手机。

好家伙,现在开发商还逼着我全款交房子呢,要再摔一手机,那就太惨了。

“那……那老哥你是说我惹上脏……脏东西了呗?”咪咪这时回过神了,问我。

我让咪咪仔仔细细的回忆一下晚上做的噩梦,我师父以前说过,说有些诡异的事情,会让梦变得很奇怪。

虽然我也不太懂这里面的道道,但让咪咪说出来,我们俩个分析分析也好。

咪咪点头,立马给我讲起了她的梦境,原来她刚才糊弄我呢,她的梦,压根不是有人追杀她,而是她梦见和一个男模特逛街。

梦里两人逛到了一条空无一人的街上,她和那男模特都有些“性”急,两人就开始脱衣服在街上“干裸架”。

干了大半天,她和那男模特激烈舌吻,爽得死去活来的时候,突然,那男模特变幻了脸孔,人脸变成了鬼脸,青面獠牙的,张嘴就冲她的脖子咬去。

于是咪咪就吓醒了。

咪咪还说:当时我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脖子上粘呼呼的,也不像是汗,还有一种诡异的香味,就像……就像酒精的味道。

“这……我也弄不清,不过你这么多怪现象叠加在一起,铁定是撞邪了。”我对咪咪说:妹妹,你信我一句,只要我给你纹个有镇鬼图案的阴阳绣,绝对灵验,什么小鬼阴魂,都不敢近你的身。

咪咪连忙说:多少钱?

“一万。”我张嘴就说了一个价。

要说咪咪是个有钱人,她是店里的头牌,一个月能搞十几万的主,一万的价格,她铁定能接受。

不过我一说钱,咪咪的神色就变得阴晴不定了,她有钱,但我没想到,她挺精打细算的。

她跟我说:老哥,你可别忽悠我,我们出来卖的,虽然来钱多,可也是一碗青春饭,我手里那些钱,还打算过两年回家搞点生意做呢,不容易。

我说你去找张哥问问,问问阴阳绣有几个人会做?而且我也不坑你,如果做了阴阳绣没有解决你的毛病,我一万块钱,原封不动的退你了,成不?

咪咪能当头牌,心眼还是足,没直接回我,就说她先回去问问,多问问不吃亏。

“那行,你先去问问吧,我接着干我的活。”我好说歹说也没让咪咪狠下心掏一万块钱,我也懒得废话了。

“行,那老哥我先回去了啊。”

咪咪连忙小跑着回去了。

她这一走,一下午都没过来,整个下午,我都怅然若失。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咪咪一下午没来,另外一富婆联系我了。

当时不是咪咪一下午没有来找我吗,我估计这波生意要黄,心一横,掏出手机,把微信和qq的个性签名全部改了,改成:驱邪、镇鬼、改运,求财,一幅纹身帮你搞定。

弄完了,我还在微信朋友圈和qq空间里发了一篇介绍阴阳绣的文章,弄完后一富婆给我打了电话。

“喂!水子,我苗玮玮啊!”苗玮玮跟我招呼了一声,话筒里,她的声音,十分虚,透着一股害怕的味道,说她老是做一个噩梦,梦里,她家的猫,吃掉了她,一口一口的吃,咬碎了她浑身的每一块骨头,她想找我搞定她的噩梦,太邪门了。

接着,苗玮玮还说……她每次做这个噩梦惊醒之后,自己家的猫,都对他十分凶狠的吼叫,想要咬她似的,龇牙咧嘴的,可吓唬人了。

她问我有什么招没?

我说当然有招了,而且咱苗班花让我搞这事,我当然得搞了。

要说苗玮玮,以前在我们班就是班花,人漂亮,也傲气,我还主动追求过她,她正眼不瞧我一下,前两年同学聚会的时候,我听同学说,说苗玮玮一毕业就当了别人的二奶,后来还上位了,跟那大款结婚了,现在贼有钱。

她现在找我办事,那她肯定是不差钱,这波生意我得接下来。

我问苗玮玮咋知道我会阴阳绣的?

苗玮玮说她听同学说我一直都在跟高人学艺,学的就是阴阳绣的手艺,现在看我改了qq签名,就直接找我了……不过她得现场考察一下我是不是真的有真材实料,如果有,能镇她的噩梦,两万块的报酬。

这是真富婆,开口就是两万,一下子,咪咪那一万块钱生意落跑的事,我也烟消云散了。

我说成,让苗玮玮明天来找我,我帮她整整。

苗玮玮说可以,我们俩就收了电话,我也骑着电驴收工回家了。

我回了家,喝了几杯酒,倒头就睡,看看明天阴阳绣的生意,能不能开张。

一直睡到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我被一阵电话铃音吵醒,摸着手机一看,原来是咪咪打的,我忙不迭的划开了接听键,电话里咪咪说她愿意掏一万块钱做阴阳绣,只要有效果就行。

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听说咪咪愿意做阴阳绣纹身,我立马从被窝里爬了起来,骑着我的电动车就往店里赶。

到了店里,我问咪咪怎么想通了?还以为你不做了呢。

咪咪一脸的惊容未定,跟我坦白了:老哥啊,我跟你说实话,我下午回了店里就问张哥了,张哥说确实是有阴阳绣这回事,但这阴阳绣,全国都不见得有会纹的人,所以我觉得你……你也……不咋会。

“没事,没事,说实在的,我也不经常做阴阳绣刺青,最近手法有些生疏,还需要找补找补呢。”我又问:那你既然都觉得我不会阴阳绣,咋还找我来着呢?

“老哥,我是实在逼得没办法了。”咪咪说她晚上接了一波客人,然后躺在床上睡觉休息,结果又做到了那个梦。

加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