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同人 > 【网王】流光怎奈洢水 > 第二十二章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我只喜欢你

第二十二章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我只喜欢你

作者:明月空发表时间:2016-04-17 13:07:00字数:3382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我喜欢你,是我可以坚持一辈子的徒劳无功。】

第二天清晨,云雾弥漫,缭绕其间,羽宫睡眼惺忪,揉揉有些发疼的头,望着窗外天际泛白的一条直线。就一直这样蹲坐着,直到她的意识完全清醒。

拖拉着拖鞋到盥洗镜前,换了青春学园的专属女生校服。

青春学园院校四周种满樱花,满满洋溢着年轻活力的感觉,就连学校的校服也受其感染。女生校服主要以白绿两色为主打色,在胸口处点缀着一个粉色的蝴蝶结。

羽宫穿着校服,那浅淡的绿色也有些冲淡了她身上似有似无的阴沉之气。

她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虽然裙子太短,但她穿上了纯白色的及膝丝袜,按理说也不会应该算的上是保守了,不会有太多的皮肤裸露在外面。

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她想了想,最后似是想到了什么,拖着拖鞋敲响了隔壁越前的卧室。

“越前,在吗?”没有任何回应。

“我进来了哦。”说完,也不等里面的的回答,就直直地推门而入。

入目的景象饶是她,也不得不用瞪目哆口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过去参赛的所赢得的奖杯和奖牌被漠不关心的摆放在床前储物柜上面,东倒西歪。地上的那一堆如果羽宫没有看过,一定是闹钟,额,准确来说,应该是闹钟的残骸。

另外一同在地的,还有他昨日里穿的校服,校服上摆着蓬松的逗猫棒。

在往床上一看,更是天雷滚滚。

越前穿着灰褐色的柔软睡衣躺在他那半榻高的床上,被子不知在夜晚的什么时候被踹在一旁。越前就这般平躺着,两手微微曲起,姿势和躺在他左侧的卡鲁宾一般如出一辙。

羽宫被这一大一小瞬间萌到了,也不似以前那样面无表情,嘴角携着一抹笑,如初日里的阳光,柔和温暖,却不灼人。

她轻轻捡起落在校服上的逗猫棒,越过越前去挠床里侧卡鲁宾的猫,看着卡鲁宾因为被人打扰了睡眠扭动它那胖乎乎的猫体,软绵绵地叫着,但就是不起来。

就这样一直耗着,羽宫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也不再动作。在这不重不响的叫声中,身边的越前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点反应都没有!

反应都没有!

都没有!

没有!

有!

饶是像羽宫这般恬静的人,也要吐槽几句了。

不过她可没有忘记一开始的初衷。她拿逗猫棒刮了刮越前的鼻子,然后没什么反应,但她知道,他相较之前而言,已然清醒了一些。

她凑在越前的耳畔轻言:“越前,我们俩来换校服吧。”

微热的气息打在越前的耳朵上,越前难耐地怒了努嘴,迷糊地应了声:“嗯,随便你了。”

“好,那就谢谢越前君了。”羽宫浅笑,就像是偷腥的猫。

越前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几秒钟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瞬时睁开他那慵懒的眼睛。也许还没有太过清明,先是挠挠蓬乱的头发,懒懒地伸了个腰,打了个哈欠,然后一咕噜地从床上滚下来。

唯一不变的是,卡鲁宾的睡姿和羽宫处事不惊的面孔。

“等等,不可以,才不要穿女孩子的衣服。”越前在床底下弱弱地抗议道。

“可是越前分明刚刚已经答应了的。”那语气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越前之后就没有再说话了,就一直睁着他那猫眼盯看着羽宫。

清澈的目光里不含半分杂质,羽宫被看得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但嘴上却并没有半分松口:“越前,男人是不可以食言的。”

后似是想到了什么,补充道:“不对,越前现在还不是男人,只是一个男孩子,就算食言也没有关系啦。”

“才不是!”越前从床底跳起,额头不小心碰到了床榻,咬咬牙忍住才没有痛呼出声,那表情,就像是炸了毛的猫。

“那么,不换校服也可以,越前以后和我一起上学的时候,千万不可以忘记你旁边还是有人的。”突然,羽宫露出了个阴森森的笑,“不然,以后让你天天穿女生校服去上课。真的是很期待呢。”

越前眨了眨眼,显然关注的跟她不是同一个话题:“哪有,我的记性哪有那么差。”

“呵呵……”羽宫笑笑不说话。

----------------------------

“早。”

“早安。”

日本的中学并不像中国校园那么赶,早上8:30之前到校便好。

透蓝的天空,风儿带着微微的暖意吹拂。阳光铺满校门口“青春学園”这几个不知是何时才有的大字上,透过林叶间洒下星星点点的亮光。

学生相互遇见是也会微笑着打招呼。

羽宫在小巷中独自一人行走,两边是灰突突的墙壁,因为采用的无缝工程,那种本身很光滑的并不容易积攒灰尘。

想起越前早上还信誓旦旦的承诺,羽宫只想冷笑,下次,下一次,一定让他穿女装。

“越前龙马,你听说过吗?”

羽宫还在行走的步伐依旧是向着前方,如同她的坚持一般,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碍她前行。但只有她自己知道的事,她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电线杆旁边那几个穿着青学校服讨论的人身上。

“没有。”另一人如是说道。

“听阿桃说,他可不是普通的一年级生呢。如果是阿桃说的,那说不定是真的呢。”温和的声音如春风般沁人心脾,仿佛就有那么一种魔力让浮躁的心放松。

羽宫不自觉在路过的时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瞄了一眼,和那边的目光巧妙地交织在了一起,微微离神。

冰蓝色的眼如同海上的波浪,额前的栗色碎发被风拂乱,显得随和又秀气。嘴角微微上弯的弧度一直蔓延,好似能够一直蔓延到你心底。

羽宫刹那间停顿的缘故,并不是因为那人的外貌有多么得吸引人,也不是那人的声音使她感觉如沐春风。在两人视线碰撞的那一瞬,她分明看到那人的眼睛眯了一眯。

虽然不明显,但她还是发现了。

不一般的人。

羽宫低头,把她所有的表情埋在阴影中,眼神隐晦莫测。

“如果是真的,我们应该大大欢迎他才对。”一旁的大石秀一郎说,后发现不二一直注视着一个方向,他顺着目光远视,只看见一道被越拉越长的背影。

有些疑惑地问着:“不二,那个女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的确不一般,至少她的内心绝对不会像她的外表那样看起来无害。”说罢,又感叹了句,“青学,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呢。”

说话的同时,不二的眼睛已成一条细缝,显得越发温柔,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一细微的变化,除了站在他一边异常细微的乾贞治。

---------------------------------

羽宫进了校园后由于距离上课的时间还早,她也并不打算先去教室。

具体去哪里呢?呵呵,越前一定会先去网球场的。

果不其然,到了网球场的时候,最先引起羽宫注意的不是越前那整天背着的网球袋,而是在1年1组教室内的窗前张望的朋香。

朋香一直凝视着越前的背影,像是确认般地招呼坐在课桌前认真看书的樱乃:“樱乃,你快看。”

樱乃走到窗前,目光随着小坂田手指着的方向看去。

“是龙马,好帅哦。”朋香继续花痴地说着,尔后扭头问旁边的樱乃,“樱乃,你是不是也觉得他很帅?”朋香语气带有笃定。

樱乃听好友这样问,也并不回答,只是笑了笑,目光涣散,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羽宫如是,只是她知道,这对她来讲,绝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她思索片刻,也就小跑着追上了越前的脚步,也不带一点喘气:“越前,你和龙崎到底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随便都可以碰上的陌生人。”越前想了一下,觉得早上不小心又把她忘在家中有些抱歉,也就耐心地回答了。

不过羽宫依是不依不饶:“只是陌生人那么简单吗?那为什么你上次比赛的时候要向她问路?越前,你的性格绝不会像这样轻易求助别人的人吧?”

“你怎么会知道?”越前停下来,侧过身凝望着羽宫,那目光澄澈,无波无澜,只是那其中无甚感情的淡漠,如同那个黄昏一般,让她心底止不住地发寒。

“你刚来日本,不熟悉路,不认识人都很正常。可龙崎却表现得你们见过面一样,她说的不会有假,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场柿木坂网球花园的比赛。越前,难道不是你亲自上去问路的吗?”

自从一说出,羽宫就知道一切都停不下来了,她只是他家里暂居的一个客人,还是在路上捡回来的“不请自来”的客人,她到底有什么资格去问他这些事情?

“你是谁?”轻飘飘的语气消逝在冰凉的风中,包括那很淡很淡的柚子清香。

你是谁?与那天下午相同的话语,同样的语气,确实不同的含义。

羽宫的心丝丝抽痛,一颗心不断下沉,下沉,面上却没有什么变化。

她不打算去责备越前的冷情,也不打算去厌恨龙崎的阴魂不散,她只是懊恼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沉不住气。

很多事情并不是点明就会有好多结局,只有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才可以彻彻底底地改变一件事。羽宫,你目睹了那么多事,经历了那么多事,怎么还看不清楚?

生活注重的是过程,而不是结局。而她羽宫,往往看到的,只是结局。自此以后,她再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越前,我拿自己的一辈子来下这一注,只为这一场豪赌。赌赢了,便是一生的幸福:输了,也就从此万劫不复。所以请千万千万,不要回头。

因为,很久以前,我就一无所有。

--------------------------------

在校园更高了楼层,手冢国光目视着网球场上发生的一切,镜片划过一道道光。

一切,即使冥冥之中注定了的,也将朝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前行,这场潮流无法阻挡,也没有人能够阻挡。唯一能做到的,只有顺从。

加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