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 > 东北招阴人 > 第9章掏仓猎熊

第9章掏仓猎熊

作者:天朝无笔发表时间:2017-03-03 11:27:56字数:3123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我往窗户外面看,什么都没看见,就看到天上高悬着刺眼的太阳。

“怎么了?”我没发现端倪,只能主动询问成妍和黄馨。

两女蜷缩在被窝里面不敢说话,我安慰她们很久,成妍才说:外面……外面……有个瞎了一只眼的怪人,贴在窗户上看我们。

黄馨也说:是啊,那人不但是瞎眼,整张脸上全是刀疤,吓死我了。

晕!

我知道她们说的是谁了。

她们嘴里口口声声的怪人,其实是竹龙。

我摇摇头:唉,你们看到的,是竹龙。

“什么?是竹叔?”成妍有些不敢相信。

我说昨天晚上光线太暗,你们没有看清楚竹龙的长相,他就长这个模样,一只眼睛,满脸的刀疤,他一大早贴在窗户上,估计是喊我们起床的。

黄馨很惊讶,说竹叔那么好的人,怎么瞎了一只眼呢?脸上刀疤又是谁砍的他?

可能成妍和黄馨因为被竹龙的长相吓唬到了,做出了很害怕的样子,无意中伤害到了竹龙的自尊心。

两女对竹龙很内疚,所以我说竹龙脸上有刀疤和瞎眼的时候,她们开始恶毒的诅咒着在竹龙脸上留下刀疤的王八蛋,诅咒刺瞎竹龙眼睛的混账。

她们诅咒了几句,我又叹了一口长气,打断了他们的话,我说竹龙脸上的刀疤和瞎眼,都不是别人弄得。

“啊?”

成妍和黄馨睁大了眼睛。

我又说:鄂伦春人狩猎为生,是咱们中国最后一批猎人了,竹龙从小开始狩猎,脸上被野兽抓伤是很正常的,至于眼睛嘛……他的眼睛是自己挖掉的。

“自己挖掉的?”两女异口同声,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

我没好气的顶了一句,说自己挖掉的眼睛怎么不可能?三国时候夏侯惇还吃了自己眼睛呢,俩小丫头片子,没事别多问,出来吃饭!

说完我就穿了外套出门。

出了里屋,我看到堂屋的桌子上盖了一个铝锅,打开一看,里面是热腾腾的馒头和小米粥,桌子中间摆着一盘凉鹿肉。

看来竹龙刚才贴着窗户是准备敲玻璃喊我们吃饭的,结果自尊心被两小丫头来了个暴击,现在估计很郁闷的出去闲逛了。

不过两女也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尤其是她们看到丰盛的早餐时候,更是有些羞愧。

可她们吃了一口凉鹿肉之后,情绪立马又恢复了,说这鹿肉怎么这么好吃,又不柴,又不腻,口味适中,很有嚼劲,太香了。

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两妞把鹿肉一扫而空,看得哥们直摇头啊,这俩小吃货。

吃过饭,我们三人聊天,聊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竹龙回来。

我心说坏了,不会是竹龙想不开吧?

刚好,竹龙的媳妇木刺堎买菜回家。

她媳妇人高马大的,比我还要高一点点,我陪笑着问木刺堎:我竹叔去哪儿了?

“哦,今天是我们鄂伦春人掏仓猎熊的日子,他带着娃娃和老姑娘去外面狩猎了。”

哎哟,我还以为竹叔的自尊心是被伤着了呢,搞了半天是去掏仓猎熊去了,我问清楚竹龙的位置,借了木刺堎的摩托车,载着两女出发。

到了狩猎地,满山满野的东北红豆杉、水曲柳、红松等等高大乔木,像是给山盖上了一层厚被子。

再加上东北这边天气冷,我们市靠近广州,现在的天气才套袖呢,这边都下雪了。

五六厘米厚的雪,盖得山脚下只能够看见稀松的茅草。

找到了竹龙的雪爬犁,我停好摩托车,顺带着把摩托车轮上的防滑链给取了下来,塞在了兜里。

东北这边天气太凉,尤其是黑龙江,全国最冷的地方漠河就在黑龙江,天气零下四十多度呢。

这么冷的天,防滑链很可能给冻裂,为了安全起见,我收起了防滑链。

“咱们去哪儿找他们?这儿都是树,根本看不见人影啊。”成妍是城里姑娘,一点没有山里生活的经验,我指着地上的脚印:怎么找,凭着脚印找。

顺着脚印,我在半山腰的位置,真找到竹龙他们了。

竹龙和他儿子竹山正拿着一只大棒槌,对着一颗七八米高、两人环抱的红杉树一顿狂砸。

砰砰砰的闷响,在密集的树林里,传得很远很远,震得不少的雪花扑簌扑簌的往下掉。

我给两位城里大小姐普及,说这就是掏仓猎熊。

现在已经冬天了,动物都冬眠了,他们找的坑,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所以鄂伦春猎人就敲树,靠敲树形成的闷响,震醒冬眠的动物,那些动物醒了,以为春天到了,一个个出洞觅食,落了猎人的圈套。

“天啊,还有靠抓熊生活的人啊?”成妍压根不知道山里人是怎么养活自己的。

我笑笑,抽了一口烟,说现在鄂伦春人也不能抓熊了,熊是国家保护动物,抓了要犯法的,他们抓的,是别的小猎物,要不然也不会一家三口上阵了。

要抓大棕熊,大野猪,非得十几个人的大队伍才敢动手。

两三个人去抓棕熊和野猪,那是找死,尤其是野猪,这山里有句话——一猪二熊三老虎,野猪可是山林里头的王者,一身泥巴地滚出来的铠甲,锋利的獠牙,破坏力和坦克似的。

“走!靠近点,竹叔似乎发现猎物了。”我看竹山跑远了,估计有情况,喊两小丫头跟着我跑。

当我们小跑到竹龙跟前的时候,果不其然,我看见前面上道上,竹山正挥舞着柴刀,赶着一直傻狍子往我们这边跑。

说是傻狍子,这狍子可以点都不傻,小羊那么大的体型,那速度,那敏捷度,上窜下跳的,竹山根本抓不住。

没两三秒钟,傻狍子已经快要跑到竹龙身边了。

竹龙两只手拉开了一张线网,守株待兔。

成妍突然喊出声:别呀,竹叔,你站得距离差得远呢。

我呵斥成妍一声,让她别说话。

成妍不说话,傻狍子依然跑着。

它已经跑到竹龙身边了,确实距离竹龙有个三四米的距离。

这个距离,人要是靠两条腿去扑,估计是没戏了,你纵向跑都追不上狍子,横移速度那都别提了。

就在这时,我们头上传来一阵阵噼噼啪啪的声音。

我、成妍、黄馨三人抬头看,发现树上窜过一道黄色的影子,那影子速度极快,加上那树冠也挺密集的,我们压根看不清那黄色影子是什么。

黄色影子在树上灵活的躲闪腾挪,没有几秒钟,已经窜出去十来米,接着她猛的一落下来。

这会儿,我们看清楚了,原来这黄色影子就是竹龙的女儿竹英。

竹英也是标准的模特身材,手长脚长,身体修长,穿着兽皮衣服,裸露着一双修长的手臂。

她落点极其的准,刚好落在了傻狍子的身上,两只手一使劲,揪住了傻狍子的脖子,手上的弯刀一割,傻狍子的喉咙喷射出一股热血,挣扎几下后,无力的倒地。

竹英立马下了傻狍子的身,一张大网,准确的抛在了傻狍子的身上——竹山抛的。

竹英二话不说,抓住网,兜着被放血的傻狍子往回走。

一次完美的人类扑杀,合作无间,在这一家三口轻描淡写下,傻狍子被收入囊中。

成妍和黄馨看得惊呆了。

此时竹山吭哧吭哧的跑到了我们身边,抽出两根烟递给竹山一只,自己点上一只,点上了就抽,同时笑哈哈的说:老头,这傻狍子,能整几百块钱叻。

“切,这算个球啊,当年你老头我,一个人整死一头野猪也没你这么嘚瑟。”竹龙心情好,和儿子吹着牛逼,接着又跟我说:小李,走呗,上午收工了,中午喝两杯,顺便谈谈你的事。

“行啊!”我表示同意,反正带成妍和黄馨过来,是让他们参观参观鄂伦春人怎么陶仓猎熊的。

不过她们俩似乎已经成为了刚才扑杀最后一把刀竹英的粉丝,看着竹英的眼睛里写满了膜拜。

“这姐姐真厉害。”成妍说。

“太厉害了,看了这我才知道,这人类为啥能站在生物链的顶端。”黄馨感叹万分。

瞧这俩丫头,这算什么啊?就佩服得不得了的。

我笑呵呵的抽烟。

中午回家,我们几个没坐摩托车,做的是狐狸拉爬犁,竹山没有回家,他骑着摩托车去别的上头放野兽夹子去了。

我、竹龙、竹英、成妍、黄馨五个人坐在爬犁上。

负重量太大,爬犁走得慢。

竹龙和我唠着家常磕。

他问我跟娱乐圈那边的导演熟不熟。

我说当然熟了,就前段时间那拿飞天奖的导演,一年前还请我去招了一次阴呢。

娱乐圈大大小小的导演,我都差不多认识,有几个导演跟我关系挺不错的。

竹龙说那能不能给英子在娱乐圈找份活儿干,做个女打星也不错。

我吸了口烟,郑重的瞅着竹龙,说咋想给“老姑娘”安排这么个活儿。(东北老姑娘的意思是女儿)

竹龙说现在阴人的活不好干了,世道不太平,他说前段时间,他去“塔哈河”见一阴人朋友,那阴人朋友业余时候是打渔的,猜他一网兜出来个啥?

竹龙一幅讳莫如深的表情,看着我。

“打出来个啥?”

天朝无笔说:

写书不易,希望大家支持我这本书,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大大支持正版阅读。求收藏,求打赏,求月票,求书评,摸爬滚打各种求,梦想书城支持QQ、微信、微博账号一键登录,无需注册,超级方便。

加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