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古言 > 猪仙养成记 > 第二十章:医院

第二十章:医院

作者:鱼子丘发表时间:2017-05-15 01:30:39字数:2077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第六章:

夜色苍凉,雷雨交加,冰冷的雨水扑打在地面。

医院的白色病房内,一个瘦弱的身影孤单的躺在病床上,身体剧烈晃动,额间渗出细密的汗珠。

她似乎在做着一个可怕的梦。

梦魇般呢喃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似乎有某种魔力,呼唤着她。

那蔓延至脑海的声音传来。

「醒来吧,猪仙一族的传人,醒来吧。」

曾思忆惊骇,转而从睡梦中悠悠转醒。

天边的鱼肚白浮出,高级白色病房内,透过窗户,清晰的见到一抹黎明的曙光。

曾思忆看到白色病房时,心里警惕起来,暗自猜测和推理,除了昨日自己晕过去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不管了。”

曾思忆摇了摇头,不愿意再去回忆这件事儿。

一觉醒来,房间里还是没有人的,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细雨,灰蒙蒙的天空显得有些黯淡。

雨色的天空模糊了曾思忆忧伤的目光,对家的思念的记忆也变得忽近忽远,曾思忆轻叹:“看来,天快亮了,先去吃早饭吧。”

曾思忆用冷水清洗了一下脸,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脖子上紧缠着的绷带,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想哭呢。

一个人的强大,背后是深深的孤单。

“咔嚓”曾思忆开了病房的门,穿着六十块钱买来的李宁朝医院的楼道走去。

天色尚早,天空还笼罩着灰蒙蒙的云层,即使是黎明,还是很灰暗。楼道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

曾思忆缩了缩身子,有些冷。

“咕咕”饿得不行得她走过空荡的楼道,下了楼。

“啊”二楼的转角处,白色的水杯落地,碎裂声入耳,杯子中的水溅上曾思忆的外套。

曾思忆抬眼看去,一个身体修长,五官俊美的男子映入眼帘,得体的服装衬托出此人稳健,美中不足的是,这男子俊美的右边脸上,有一颗不大不小的痣。

“对不起,对不起。”男子赶忙儿道歉,伸手想帮曾思忆擦掉衣服上的水渍。

曾思忆惯性的躲过身去,离他远了些。

“没事儿。”

“那个,你把衣服脱下来,我拿去干洗店洗一下,或者我直接赔偿你。”

陌生男子见曾思忆警惕的姿势,不敢再多往前一步,免得被错认为是流氓就不好看了。

“脱?不用了,我回去自己洗洗就行了。”曾思忆说完,抬脚就走。

后面传来那人穿透力极强的高音。

“挨,你别走啊,我叫姜华,有事儿记得找我。”

回音在曾思忆下了一楼后彻底消失了。

“姜华。”

曾思忆重复了一下,她想着,既然都是不熟悉的陌生人,何必需要记住谁的名字。

曾思忆的思绪此刻就像那破碎的水杯,这个城市,是不是真的只有自身强大了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吃过早餐后回到医院,医院稀稀拉拉的有护士走动的声音。

曾思忆没有乘电梯,从楼道走去。

“你如果硬是要跟那个女人结婚,我姜文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路过楼道,一个年迈老人的发怒声传入曾思忆耳膜。

好奇心作祟,曾思忆迅速跑道那道房门外。

透过半掩的门缝,姜华身影立刻浮现在眼前。

“我就是要娶她,爸,您能不能放我们一条生路。”看不到姜华的脸,曾思忆也能感受到房间内紧张的气场和氛围。

“你知不知道那个女人人品有问题。”姜老爷子明显气得不轻。

“我的女人我明白,对不起,爸。”

“你……”

姜华快步转过身子。

“你是想让我们姜家完蛋是吧,姜华,你会后悔的!”

姜华顿住,瞬间后,从病房内走出来。

曾思忆赶忙躲在电梯前的铁质椅子上。

“是你?”

姜华父亲的病房在电梯楼的第一个转角,姜华刚转过那个拐角。

“嗯?”曾思忆脸色微红,像是怕被人猜出她做了亏心事儿一样。

姜华见到曾思忆,紧绷呢脸色柔和了下来,他可不想在一个女人面前如此矫情。

“你也在这层楼?”姜华小心翼翼的问道。

“噗呲”姜华小心翼翼的表情,曾思忆突然笑出声。

“笑什么?”姜华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手上动作也不慢,拿出手机,来了张自拍,什么也没有。

“嗯,我也住这楼,今天天气好,出去吹吹风。”

曾思忆两手斜放,非常肯定的说道。

“咱俩也算认识了,你叫什么啊,我叫姜华。”姜华的言谈举止跟英国的绅士相同之处是非常之多的。

“曾思忆。”曾思忆沉吟了一会儿。

“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这是我的名片,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语毕,姜华大踏步跨进电梯,电梯门前的铁质椅子上,只孤身坐了一个瘦弱得单薄身影的女孩。

曾思忆定晴看去。

“初夏暖公司。”名片的背面还贴上了姜华两个红色的大字。

雨势渐去,灰蒙蒙的天空遮不住初升的太阳,金色的阳光普照,秋意绵绵。

曾思忆躺在病床上,她得等到八点才能去办理出院手续,现在才七点多一点。

白色的房门被推开,熟悉的身影冲击着曾思忆的脑海,心里一股暖流划过。

“思忆。”亲昵的呼声渐响。

来的正是陈九九几人,曾思忆的几个室友,经历昨天的事后,成为患难姐妹。

陈九九穿着休闲鞋,快步走到床头,给了曾思忆一个大大的拥抱。

张冉在一旁看着,有些思绪万千,谁知道,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竟会在当时挡在她们的前面,这得是多大的心胸和情怀。

“轻点,轻点,脖子疼。”陈九九用力过度,曾思忆哼了一声。

“啊!”陈九九脸色微红,刚才怎么就没注意到曾思忆脖子上缠着的绷带。

“没事儿吧,没事儿吧?”陈九九突然像个老妈子关爱儿童一样,暴露出女性心中的母爱因子。

曾思忆抬眼看去,张冉后面是央桐,她们的四姐妹之一,只是她的身旁还有一个中年男子,看上去很是成熟稳重。

“这是?”

央桐见曾思忆询问,也不再隐瞒什么。

“思忆,这是我爸。”

曾思忆赶忙说了声“叔叔好。”

“你们先聊,我就先回去了,住院费我已经付过了。”

加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