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 > 仙娘婆 > 第一卷 第三章 鬼拍手

第一卷 第三章 鬼拍手

作者:子木烟寒发表时间:2017-09-28 20:51:59字数:3162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龙四!”站在龙四旁边的三哥顿时一惊,大喝一声,手里却没停顿,扶住了快要倒地的龙四。被三哥扶住的龙四,面色突然变得十分苍白,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流,偏偏三哥手里感觉龙四的身体在迅速的降温。“婆婆儿,快来看哈,龙四这是怎么了?”三哥说道。

没等三哥嘴里的话说完,老头便直步上前,手指翻开龙四的眼皮看了看,而后又给龙四一把脉,“看来下手的人好狠的心,进去过的人都被埋了暗手。”说完这句话,老头子转头直直地看着三哥。

“但是我现在也没感觉我有啥子不正常啊,就锋娃子成这样,龙四也刚刚才这样子。”说完这句话,三哥立马意识到不对的地方,“婆婆儿你是说,进了那里面的人,我们都会挨个挨个出事?”三哥心里一沉,但还是开口问道。

“你把龙四放在旁边那张床上去,脱了他的上衣你就知道了。”给龙四诊断过的“婆婆儿”沉声说道,脸色难看的都能凝出水来,“这是有人要对付我们这一脉啊,龙四这个龙家的人,本不相关都因进去一次而受到了牵连。”

听了老头的话,三哥也不敢怠慢,把龙四放在了锋娃子旁边的一张床上,解开了龙四的上衣和内衬。“嘶...”饶是三哥见过大风大浪也不在少数,但是见到龙四身上这密密麻麻的仿佛沁入骨肉的黑手印也是心里一凉。

“看到了吧,我没猜错,龙四这是遭了鬼拍手了。”老头子一副了然的表情说道,“刚刚我看龙四出去拿裤子打了个趔趄我就感觉不大对劲,只是当着急锋娃子,没想到这么严重。”三哥无奈的说道,“多事之秋啊,全都赶一块了。”

“婆婆儿,龙四咱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吧?”三哥收拾了心情,望着正思考的老头说道。“哼,龙家这次摻和进来也没见得安了什么好心,不过龙四这娃子,倒是可以救上一救。”老头子嘴上骂着龙家之人,却是打着救龙四的心。

“龙四虽然是龙家之人,但也不能代表龙家那几个跟我们不对付的老不死,再说了龙四从小跟着大哥长大,想必大哥在,也会求着婆婆儿救龙四的。”三哥看着痛苦中的龙四,皱着眉头说道。

“当初喊你们几兄弟随便跟我学上几手,也不至于落到这个田地。”婆婆儿嘴上说着,手上跟着就打开了之前那个黑色的布袋,拿出来了几个灰不溜秋的物件儿。“一个二个偏要学什么经略史策,学什么寻龙点穴,什么辞卦面相,铁口直断,屁用不成!”老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

三哥闻此,脸色一红,讷讷不敢说话,犹豫半天正想开口解释什么。老头一摆手,“来,把龙四按住。”老头手上没停,嘴里却一直絮絮叨叨,“倒是你们几个把祖上的武把式学得个七七八八,在这个世道,这点还勉强说得过去。”

只见老头拿着一碗盛着糯米的小碗放在了龙四脚一侧的床上,碗里插上三支点着了青香。接着又在屋里拿了一碗盛着清水的小碗放在了龙四头一侧的床上,用筷子横竖放成十字形状。

做完这些,吩咐三哥按好龙四的肩膀,老头右手从黑色布袋里拿出一只黑色的枣木棍,不长的棍子一头大一头尖,棍身上布满了裂纹,仿佛随时都又可能断成两截一般。左手又从黑色布袋里掏出一沓纸钱,这纸钱也是跟寻常人家丧事所用的纸钱不同,上面除了通印的天地银行、路路通以外,更有大小不同的红色印章印下的纹路,字体不像世上的任何一种字体,来回弯弯曲曲,血一般的红色字体在黄纸上显得诡异非常。

“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汝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六甲六丁,除晦灭煞。所在之处,万神逢迎。急急如律令”。但见老头子一边念动禁祝,一边左手挥动纸钱,一边右手凌空虚画。

咒语念毕,纸钱一下“啪”搭在龙四的肚脐下三寸处。这时龙四突然开始剧烈抽搐起来,苍白的脸上逐渐开始扭曲,上身的黑色手印不经意一眼看去好像来回的在龙四的身体上拍动,三哥见此同时加大了按住龙四的力道。

“孽障!还在翻腾...”老头看见龙四身上拍动的黑色手印,右手拿着黑色枣木棍,当时用削尖的一头直直往纸钱上扎去。只是木棍未扎透纸钱,棍子所扎之处已经开始涌出血一般的液体。老头用手带着木棍从纸钱处开始往龙四上身划去,竟是要用此物在龙四上身画出一道符咒。

符咒一成,老头用带着血色的木棍同时在龙四的人中、印堂和头部一侧的水碗一点。登时,龙四身上的黑色手印般的印记仿佛被聚拢在符咒中,穿过龙四的人中、印堂径直往水碗里涌去。

片刻之后,龙四身上的黑色印记俱都被收拢在了事先准备好的十字水碗里,水碗里的水变得如墨一般漆黑,如黑云一般在其内涌动,仿佛正用力通过十字筷子溢出来,但是却始终无法突破出来。

“婆婆儿,这个是?”三哥看着仿佛黑云涌动的十字水碗不禁问道。“这个就是遭了鬼拍手的人体内的冤魂煞气了,被我事先准备好的化四方龙神水碗收起来了。”老头回答道。原来之前供桌上的四方龙神水碗有这个用法,三哥心里暗暗想到。

老头也不管三哥心里在想什么,只见他伸手先用大拇指按住两根筷子交叉的中心,四指一托碗底,便将四方水碗端了起来。“这煞气本就是冤魂怨气和神煞的混合起来的,还需要超拔一番,消弭咒怨,也算得上是功德事。”老头端着碗,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对着三哥说道。

“好了,不用按住龙四了,再这样按着他醒了肯定疼的得叫他娘”三哥闻言,连忙撤手,看到老头把脚一侧盛米的香碗端了出来,又给龙四盖上了被子。

只见老头一手端着四方水碗放在了屋里的桌上,又把刚刚拿出来盛米香碗放在了水碗跟前,便从黑色布袋里拿出来四支青香,点着以后插在了米碗里,望着缭缭升起的烟雾,老头面色一肃。

“太上太上,超汝孤魂,鬼魅全部,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借主冤家,叨命儿郎,跪吾案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为男为女,本身承担,富有贫贱,由汝自召,敕就等众,急急超生,敕就等众,急急超生!”老头口中吐出最后一个字时,手上一掐指诀直往燃烧着的青香而去。

只见燃烧的青烟原本是直线上升,就在老头指诀掐起那一刹那,感觉整个屋子里光线顿时一暗,脚底似有一阵阴风而起,青烟变得有规律的摇晃摆动。“九龙九龙,归四海!”老头一喝,水碗里原本涌动的黑色液体变得更加激烈翻腾。

水碗里逐渐呈现顺时针的流动,逐渐的分流到十字筷子划分里四个方向,很奇怪的是碗里的水并没有跟着出来,出来里仅仅是一股股黑色的似烟似幻的扭曲的雾气。倾耳细听,仿佛里面有阵阵凄厉的嘶吼在回响。

“孽障!还不速速超生!”老头见其摇摇晃晃,翻滚扭曲好似不愿就此离开,便又换了个指诀当时往四海龙神水碗一指,四海龙神水碗“叮...”一声清鸣,仿佛有四道清光从碗中间射出,直直往黑色雾气射去。

清光接触了黑色雾气,便紧紧缠绕着雾气,拉扯着往四根燃烧着的青香而去。最终,黑色雾气进入了青香烟雾缭绕的区域,黑色雾气顿时安稳了下来,对着老头当面的方向缓缓地震动,仿佛好像在感谢老头所做超拔之事。

“去吧,都是苦命人,去生他方吧”老头望着对着自己的黑色雾气缓缓说道。仿佛黑色雾气真的有灵智一般,听了老头说出这句话,便慢慢的伴随着青烟缭缭开始上升。青烟越升越高,黑色雾气也越来越淡,最后进入了杳杳冥冥虚空中。

“罢了,再燃此香火纸钱,往生路上皆无忧,再送诸位一程!”老头又从黑色的布袋里掏出一沓纸钱,点燃后将其化在了桌旁的地上。随着纸钱的燃烧,黑色雾气仿佛放下了所有顾虑一般,顷刻就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三哥看着老头完成了整个超拔仪轨,定定地看着虚空,“婆婆儿,为啥进去的人都招惹了这么些不详的东西?”老头静待着纸钱燃烧完毕了,“你问我,我去问鬼么?”老头没好气的回答道。“人要害人,比不得鬼要害人。”

“嗯?婆婆儿你是说?”三哥听见老头说出此话一怔,“这个还用说么,这四都五山都进来了,有些人啊,不见得比鬼来得好。”老头阴森森地说道,满是皱纹的脸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三儿,你把这些东西都收拾了,明日卯时,来祠堂。”老头说罢走到床边,取了锋娃子的眉毛、头发各三,中指指甲一小片,装进了黑色布袋,便走出了屋去。

“有些牛鬼蛇神,爪爪未免伸得太长了些...”老头低声念叨渐渐地走远。

加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