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 > 仙娘婆 > 第一卷 第四章 起香

第一卷 第四章 起香

作者:子木烟寒发表时间:2017-09-28 20:51:59字数:3417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丙寅丙申月己丑日丁卯时吉,宜祭祀入殓洗骨成服忌嫁娶纳彩入宅开市,明堂吉神当值。

祠堂里,婆婆儿为了起香早早起来焚香诵经沐浴。起香,是当地“仙娘婆”的行内言语,指的是在特定的时辰,特定的场合,焚香祭祀,起占问神的一种法事。通过最后的香灰轨迹,水碗异象,结合传承的解卦口诀来求验吉凶和预知祸福,甚至在高深道行的“仙娘婆”手里,起香不只是询问信息于鬼神,还能隔空下咒和斗法。

三哥也一早的来到了祠堂内,帮助老头准备开坛起香事物。虽说起香类似于问卜,但是也有自己的法坛与起占仪轨。不同于道教的水陆法会的法坛,“仙娘婆”的法坛,有些不同的地方。

但见法坛为一张大八仙桌,放在祠堂正门进门处,于正堂供奉着牌位的香案前面。上铺盖红黄两色法布,中间供奉历代先师牌位,四周有八方神将、时值功曹、山神土地仙位,加上铜钱剑一把,黄纸一沓,招魂铃一个,符令一束。贡品有猪牛羊三牲,灯花香水果若干。

最重要的即是看香的主体,此时老头换了一个大盆,盛满了端阳的糯米,盆上糯米呈四方锥形,放在法坛的前面,一个九龙纹环饰的瓷碗也盛满了水同样放在一旁。三哥放好最后所需的事物后,便整理好自身穿着,一脸肃穆,抱手于腹立在一旁静待起香。

老头一看时辰已到,也是一脸肃穆,拿出三支青香点燃,对着正堂供奉着天地君亲师的香案以及历代祖师牌位说道,“世道维艰,山河多舛,祖地事变,氏族彷徨,今族内仙娘婆起坛问占,望祖师垂怜,鬼神护佑,明示天机,以应劫变!”说完三叩首,老头子将青香插入香案上的香炉,转身便准备开坛起香问占。

“天地自然晦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老头嘴里开始诵起净天神咒,一摆黑色长袍,今日连袍子上的黑色珠子也一直散放着幽光,金纹闪烁。脚下踏起罡步,左手捏剑诀,右手拿铜钱剑,此时祠堂里供奉灵位的烛火仿佛在神咒的加持下更加光亮,映照着牌位贡品等清晰可见,燃起的青香烟雾顷刻氤氲四方,祠堂顿时如仙家居所一般。

念完净天神咒后,老头手上剑诀往八仙坛周围画了一个圆圈,铜钱剑往米盆上一点,糯米堆成的四方锥登时炸开,向四周散射而去,而后见得铜钱剑左右一挥舞,便把米盆的糯米堆抹平得如镜面一般。

旋即“婆婆儿”取了三支青香点燃后凝神静气,开始低声诵念师门秘传心要,对着法坛中央的历代祖师牌位叩首完毕后将青香插在了香炉之中。历代祖师,诸位神将、功曹、山神土地已安,老头便取出了四支九寸的黑香,点燃后持香诵咒开始围着法坛脚踏天罡步法环绕,三哥见此,也是面色一正,眼里透出凝重之色,知道起香进入到了关键时刻。

房间里回响阵阵诵咒之声,分明一个人在持念,但声音高高低低抑扬顿挫,又好似有不知名的存在跟着低声喝唱,忽远忽近,既带着赞呗的庄重,又有仙音的空灵悠远,给人的感觉是在两个世界来回冲突,怪异至极。

待到婆婆手中四支黑香燃烧至七寸时,婆婆的脚步逐渐慢了下来,并往糯米盆走去。“悠悠太上界划阴阳溯回今古梦破周皇.....问占起香!”随着婆婆突然开始大声念动起香问神咒,直至最后一字吐出,“咄!”便把四支黑香插在了平整的糯米上。

黑香一接触洁白的糯米之后,盆里的糯米开始不住地震颤,周围的空气流动也开始变化,四周围绕着法坛仿佛有着什么不知名的存在降临,就连黑烟升起的香雾在那一刹那静止,祠堂的烛火也停止的闪烁,旁边的三哥也被这凝重的气氛压的大气也不敢出。

婆婆仍然保持着祝香的姿势,只是在这一刻,他的身影好似变得虚无缥缈了起来,低着头也看不到婆婆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好像婆婆的嘴唇在不断的嚅动,仔细一听又什么也听不到,不知道婆婆在和怎么样的一个存在在交流。

时间在这时好像停止了一般,三哥只能感受到自己心脏还在跳动,周围十分的安静,甚至如果仔细听,还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但是正因如此,三哥才感觉到骇然,因为祠堂里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婆婆,明明婆婆的身影还在自己的前方,为何感觉不到婆婆的一丝声响。三哥发觉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只能转动着自己的眼珠四周打量,心里惴惴的等待着这一切的结束。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似在那么一瞬间,祠堂里的烛火倏忽一下恢复里跳动的燃烧,压在三哥心上的大石也仿佛一下搬开了,三哥喘了口大气,看向了法坛边的婆婆。

婆婆缓缓地直起了身子,没有理会三哥的目光,却往糯米盆看去。只见本应该还会继续慢慢燃烧的四支黑香在刚刚的那一瞬间,就像一下子抽尽了可燃物质,竟然全部燃烧殆尽,化作了白灰,点点落在糯米平面上。

看到白灰落下形成痕迹与图案,婆婆脸色阴晴不定,低声念叨着什么,到了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带着一股惊疑不定的愤怒的声音,“泸溪白家,你们这是在作死啊...”。听到老头的声音,三哥也往糯米上看去,歪歪扭扭的香灰分布成不同的纹路,其中有一块香灰分明拼接起来就是一给白字,难怪“婆婆儿”压抑不住怒火。

“白家那群死人捞过界了吧,爪爪从湘西都伸到川北来了。”三哥看到图案结合老头刚刚的怒言不禁说道,语气中也带着火气。“以为呆在死地,拉了群死人,就真的可以不怕死了么?”老头阴恻恻地说道,结合脸上带着的冰冷笑意,让人不寒而栗。

“婆婆儿,大哥生平最恨这种不管规矩办事的,要不我找大哥...”三哥话还没说完,“不必了,先看水再送神,此事稍后再说。”老头一挥手打住了三哥要说的事情。“看看能不能探出锋娃子的身上的青妖眼来由,顺便把你身上的问题解决了。”

听闻老头这样说,已经收拾好糯米盆,正欲将九龙纹饰盛水瓷碗放在法坛上的三哥愣住了,三哥不禁问道“我身上,还有啥子东西啊?”。老头子这时把黑色的布袋拿了出来,看着三哥没好气的说道,“你忘了龙四身上的么?”。

三哥一惊,连忙拉开自己衣服一看,果然一个黑手印淡淡地印在了自己的左边肩膀上,“这个,这个昨天都没有啊?”。老头撇了一眼那个淡淡的黑手印,“昨天我就说了,进去的人,都被埋了暗手,你昨天啥感觉没有是因为你把氏族的武把式练的还行,身上气血旺盛,三灯正气昂然,当然屁事没得,但是始终是遭了一买卖(毒手),随着时间推移,会一直纠缠着。”老头子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当初教你们学,不学,这下硬扛着吧。”

“唉,唉,婆婆儿,不要这样嘛,我知道你还是心疼我们几个的,你看我这个...你老人家能耐天大,顺手就解决了的小事儿,是吧?嘿嘿。”在老头子面前,三哥仍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对着老头子嘿嘿笑着说。

“好了,都这么老大不小的人了,把上衣脱了”老头子撇了一眼三哥,没好气的说道。三哥嘿嘿一笑,也不多说什么,脱了上衣站在法坛一旁便不说话。

“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汝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六甲六丁,除晦灭煞...”婆婆见此,便开始诵咒,这次却没用筷子架成十字放在碗上,原来昨日所用的是化四方龙神水碗,今儿个这个水碗可是货真价实的四方龙神水碗。

四方龙神取的是龙神庙中供奉许久的南宋龙泉窑天青瓷碗,先不论其是否是个通灵物件,单单是龙泉青釉瓷这几个字,就可以看得出这是个贵重且稀少的宝贝了。更别说婆婆今日所用这个水碗乃是薄胎厚釉,釉层开片,紫口铁足,四龙纹饰的在龙泉窑两大精品中的黑胎厚釉青瓷碗,加之在龙神庙中供奉许久,早已非凡。

婆婆念完咒语,照样拿出昨日解救龙四所用的枣木钉在三哥的膻中、人中、天灵一点,回手画圆一牵一引,同样的黑色雾气便随着枣木钉尖进入了四方龙神水碗。雾气被引入后,碗周围的四龙纹饰仿佛同时掠过一道清光,雾气便被拘禁在碗内,虽然涌动非常,但仍然是突破不得。

“今天看了没法超拔尔等了,只好借用尔等冤魂煞力,先为我锋娃子找个源头,回头再为尔等诵经回向吧。”老头子看着碗内明显不如昨日那么多的黑色雾气说道。

“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余,天皇真人,寻踪乃诛。瑶台明镜,为我显殊....”老头开始沉声念起皱纹,一边诵念一边将昨日取的锋娃子的眉毛、头发和指甲放入了四海龙神碗。

待口诀念诵完毕后,老头一手掐上指诀端起碗来,一手取了法坛香炉内的三香开始持心咒环绕水碗绕圈。水碗中的水开始泛起了波纹,一圈一圈向外扩散,水面下的黑色涌动开始更加剧烈。就在这时候法坛开始莫名震动,祠堂内的烛火也在闪烁,燃烧的明灭不定,脚下也开始升起阵阵阴风。

突然,碗内的黑色水雾聚成一团黑影,“咣当”一声,水碗落在了法坛之上,水却没有溢撒出来。“啊!怎么是这个东西,为什么是这个东西,早该知道是这个东西..”老头子一下跌坐在了地上,望着法坛,一脸震惊讷讷的说道。

只见碗内黑色水雾凝成一团好似一张狐狸的脸,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狐狸脸上正用一双泛着青色幽光的眼睛,直直地看着虚空。

加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