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 > 凶宅鬼事 > 第二十三章 执念

第二十三章 执念

作者:清派大师兄发表时间:2017-11-30 22:06:00字数:2029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此后的日子,李凤姐是日日盼,月月盼,可任凭她一年又一年,对方却一直了无音讯。

就这么过了五六年后,她这才从一个逃回来的壮丁打听到了那个年轻后生的消息,不过却是对方的死讯。

得知这个噩耗之后,李凤姐当天晚上就上了吊,并在死后不久就被草草收敛埋进了那片老坟地里。

至于我们在坟前看的那块墓碑,则是当地人有感于她的有情有义凑钱给她立起来的。

或许是想让我们见识下他姑姑年轻时候的风采,李凤姐的那个本家侄子一边说着,还一边翻箱子底找出了他姑姑年轻时候的照片给我们看。

他给我和老廖看的这张照片,是李凤姐跟那个年轻后生的合影。

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照片本身早已发黄,上面的人影也有些模糊,可即便如此,等到看清楚照片上的人样子后,好似凭地起惊雷一样,顿时就把我和老廖给惊呆了。

不怪我们这么吃惊,盖因照片上那个叫李凤姐的女人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像极了老陈的那个女儿,也就是那个叫阿梅的姑娘。

更让人感觉匪夷所思的是,站在李凤姐旁边的那个年轻男人,也就是李凤姐的那个恋人,眉宇之间竟然跟我有七八分的相似!

见状李凤姐那个老侄子也反应过来了,一边端详着我一边啧啧称奇,说是怪不得见到我的第一眼就觉得眼熟,原来原因在这里啊。

这话说听在我耳朵里无形中又让我的狐疑多了几分,老廖见状也没多待,在跟老人家道了声谢后就拉着我和老陈告辞了。

当天晚上我们是在老陈的堂兄弟家过得夜,他的这个堂兄弟家里虽然不算太富裕,但在村里还算比较好的人家,所以晚饭的时候也有酒有肉的。

酒足饭饱之后,老陈因为开了一天的车比较累了,所以躺下后就睡着了。我和老廖则因为换了地方睡不习惯,所以十点多了还坐在床头边抽烟。

这中间就不免聊到白天的事情,关于那张照片上的人为什么跟我和阿梅那么像,老廖给出的解释是纯属巧合,让我不要胡思乱想。

我点点头表面应承着,心里却始终像拽着快大石头一样有些沉重。

老廖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当下又安慰了我几句。

为了让我能彻底安心,他还给我举了个例子,说是前几天他带小桓去省博物馆办事的时候看到过一卷明代的人物画像,画上的那人无论样貌还是气质都像极了小桓,也没见人家小桓跟我似得这么想东想西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情果然就放松了不少,想想也是,天下本来长得像的人就多了去了,碰巧遇上了也不稀奇,还真就没必要为此多纠结什么。

这么想想,我心底里的最后一丝杂念也就随之而去,困意袭来之下,不一会儿功夫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起床后,我们吃过早饭后就出门又去到了那片老坟地里。

到了地方后,老廖先是让我拿出香烛纸钱在李凤姐坟前烧了,然后又从坟头上挖了点土包了起来,让老陈带回去放在阿梅的床头上。

似乎是老廖的法子真起了作用,此后那个叫阿梅的姑娘果然一天天好了起来。

眼见宝贝女儿没事了,老陈自然是很高兴的,为了表示对我和老廖的感谢,他还特意请我俩喝了顿酒。

说来也怪,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当晚我回家后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梦见有个跟阿梅长得很像的姑娘来跟我告别,说她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让我好好保重自己。

无奈她在说完这些后就掉头离开了,远远地只见她流着泪最后扭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消失在了白茫茫的雾气里。

我醒来后只当是自己做了个怪梦也没怎么在意,当然了,说是不在意,其实心里难免多少有点犯嘀咕,不过因为那段时间店里比较忙的关系,所以也没太多时间去想这个问题。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之后,跟以前一样,我的右手又是肿了起来。

果然,晚上在梦里那个黑衣人又来找我了,开口先把我猛一顿夸,说我最近表现挺不错的,替他分担了不少压力,还说照这个势头,再有半年时间应该就能超额完成任务了.....听得我是一头雾水。

还没等我来得及问,他却又话锋一转将话题转到了那个叫李凤姐的老鬼身上。

据他说,开始他也跟我一样,以为那个附在阿梅身上的东西是李凤姐的鬼魂。

不过后来托人查了下后才发觉不是,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李凤姐的鬼魂早已经投胎转世很多年了,没理由也绝对不可能会留在这里。

所以唯一的答案只能有一个,那就是附在阿梅身上的那个东西不是别的,而是李凤姐对于情郎多年坚持等待之下幻化出的一丝执念。

这丝执念在她死后并没有跟着她的魂魄一起去到该去的地方,而是一直在阳间残存了下来,历经风雨这么多年,依然坚定不移的守在那里,为的就是有一天再见情郎最后一面。

说到这里的时候,似乎是为李凤姐的痴情而感慨,黑衣人叹口气后,还用很伤感的语气念了一首我没听说的诗,因为比较长,所以我只记住了一句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后面的就完全没印象了。

至于李凤姐的那丝执念最后为什么从阿梅身上离开了,黑衣人的解释是她已经见到了她一直等待的人,说着他还颇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中的复杂和玩味,令我如今回想起来都记忆犹新。

......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老廖又干起了倒腾凶宅的买卖,似乎是真的转运了,那段时间我俩一连做成了好几笔不错的生意,不说大赚特赚吧,但总体来说还是挺不错的。

正当我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却将我的计划给打乱了,那就是我的姥爷去世了。

加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