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 > 狐妻 > 第四章 出现

第四章 出现

作者:秋刀发表时间:2017-12-18 10:20:00字数:1937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谁在说话?

我悚然一惊,刚准备开口叫爷爷,爷爷却先狠狠地在我后脑勺上抽了一巴掌:“不得无礼!”

抽了之后,这才换了一副表情,对着坟墓说道:“当然,当然,只要您肯救他,我这孙子以后的命就是您的了!”

“放心吧,我不会害他,既然答应了嫁给他,那只要他不负我,我就会一直对他好的!”

坟墓里再次传出那个动听的声音,我爷爷这时候满脸喜色,又是一巴掌抽在我的后脑勺:“臭小子,还愣着干嘛,赶紧发誓!”

我委屈地摸了摸脑勺,不过还是将右手举过头顶,伸出了三根手指:“皇天在上,后土为证,我若娶了...娶了......”

“我叫凝舞!”

“我若娶了凝舞为妻,此生一定不离不弃,永不辜负!”

“嗯,这话我可记着呢!明日午夜,你们便准备好轿马,过来接我吧。”

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她的声音很柔很媚,似乎在不经意间就能撩动人的心魄。

爷爷却没走,而是又点燃了三炷香插在地上,拜了之后才说道:“我这孙子招惹了东西,只怕是等不到明天啊,今晚的性命都难以保住!”

“这点不必担忧,我选中的夫君,她不敢放肆!”那个悦耳的声音这么说了一句,同时,一股粉红色的烟雾从坟墓中飘了出来,在我眉心凝聚。

一朵粉红色的桃花出现在我眉心,看起来活灵活现,宛若真实。只不过爷爷看着这朵桃花,眉头一皱,似乎想说什么,可嘴唇嗫嚅了几下,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走吧!”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又朝坟墓拜了拜:“那就多谢大仙了!”

这时候已经临近日暮,如血般的夕阳悬于天际,但我和爷爷的心绪已然不同,爷爷虽然眉头紧缩,似乎在苦苦思虑着什么,可起码脸色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难看。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看起来距离山脚不远,可我们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天色就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高大的北邙山宛若一只匍匐在黑暗中的巨兽,等待着猎物的闯入。

一路走来,我总觉得身后有人在跟着我,甚至隐约还听到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

不过爷爷死死攥着我的手,一边加快步伐,一边对着我说道:“别回头,千万别回头,无论什么人叫你,都别答应,那个东西现在不敢对你来硬的,只要你不上她的套,她就没法子动你!”

不仅如此,我们一路上还见到了许多诡异的景象,甚至碰见了鬼打墙。

不过,关键时刻,我眉心的桃花印记忽然开始发烫,眼前的一切景物便都变得清晰起来。

也就趁着这个空档,爷爷拉着我的收就往山下狂奔。

村子口早就聚集起了大堆的村民,整个村子的狼狗也都被牵了过来,在我和爷爷走近后,几十条大狼狗忽然冲我们身后疯狂地吼叫。

随着这一阵狗吠,我跟爷爷同时松了口气,之前那股如芒在背的感觉也随之消失。

张伯举着一个手电筒迎了过来,问道:“怎么说,事儿成了吗?”

爷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下把张伯整的挺迷糊:“你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到底成没成,给个准话!”

“成倒是成了,就是......”说到这里,爷爷看了看四周,凑到张伯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怀疑,那坟里埋的不是小姑娘的尸体,而是一具大仙!”

“仙尸?”张伯也是一愣,不过他看了看我,便拍着我爷爷的肩膀说道:“大仙怎么了,先保住阿天的命才是正经,越是大仙,咱的准备就越要慎重!”

我爷爷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拉着我走进村子。

婚礼,尤其是冥婚,自然会举办的慎重无比。

昨晚我爷爷带着村子里的几个老头,躲在后院里忙活了一夜,今早起来的时候,我便发现院子里堆满了纸人纸马,甚至还有一座纸扎的八抬大轿,下面有八个小纸人抬着。

此时的院子里一个女人都没有,除了几个老头以外,就剩下一群壮年大汉,都穿着大红色的衣服,头顶还插着鸡毛。

这在我们这儿是有讲究的,叫“升阳”。

我爷爷早就说过,我八字属阴,天生命薄,娶亲之时,必定会吸引来无数鬼魂。

如果就这么冒冒失失过去的话,新娘还没娶到,我的命就先丢路上了。

所以专门找了阳气重的壮年汉子,还有雄公鸡的羽毛,我整个白天都得和他们呆在一起,提升自己体内的阳气。

大夏天的站在炎炎烈日下,确实难熬,不过,就在我即将昏厥过去的时候,一阵阴风忽然吹过来,我打了个哆嗦,彻底清醒过来。

只见大门发出哐哐的响声,似乎有人在外面使劲儿砸门,于此同时,一股浓烈的恶臭味从门缝里传了进来。

“她终究是没忍住!”爷爷脸色凝重,眉毛都立了起来。

不过看他的样子却是早有准备,挥了挥手,一个穿红衣服的汉子便将旁边的红色大竹笼子打开,顿时,几十只雄公鸡咯咯叫着飞了出来。

不仅如此,十几个红衣大汉还拿出铜锣,一边敲打一边哟呵。

效果自然是立竿见影的,那股阴冷的感觉立马就消失了,阴风也停止了下来,恶臭很快就散去。

张伯担忧地看了一眼大门,扭头对爷爷说道:“老楚,这东西可凶啊,你找那孙媳妇,真能制得住她?”

我爷爷却反而哈哈笑了起来:“这东西吸了两个人的精魄,凶性大发,已经上瘾了。所以才会不管阿天头顶的桃花印,选择出手,但她为啥选这时候来?晚上阳气最弱,阿天也要出去,与她最有利才是!”

加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