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现言 > 秘爱成瘾:鲜妻有点甜 > 第六章 拿着你的所有滚

第六章 拿着你的所有滚

作者:虫儿飞发表时间:2018-01-03 14:54:58字数:2125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第六章拿着你的所有滚

“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觉得自己对你有点……”秦绵绵的脸颊微微泛红,缓缓的低下了头,没有继续说话。

司寒遇看着没有继续说下去的秦绵绵,冷笑着说:“对我有点怎样?”

秦绵绵听出司寒遇语气中的冰冷,她蓦然的抬起头。

语气中略显焦急:“这是我所有的钱,我把我的所有都给你,以示我的诚心。”

司寒遇对于“所有”这个词还是听进了耳朵中,沉思了片刻,戏谑的道:“拿着你的所有,滚。”

特意加重“所有”这两个字的读音,他不想再和秦绵绵有过多言语的交流,为她开的的特例已经够多了,不必再做无谓的纠缠。

看着司寒遇冰冷的脸,以及他说出的话,秦绵绵泪水不争气的噙在双眼,只怕多过一秒钟就会滑落,那样一来,仅有的骄傲也会荡然无存。

她转身去拐角处拿起包包,把手里的零钱和卡一股脑的塞进包包里面,顺便伸手擦拭了眼中的泪水。

转身的时候逞强的笑着对司寒遇说道:“谢谢司总昨天晚上出手相救,如果我做了什么冒犯司总的事情,还请司总见谅,我先告辞了。”

说完话,转身向门口走去,她轻轻的关上了门,背靠在门上,有些迷茫。

闭眼沉思中,耳边传来无比熟悉的声音,顾宇略带轻浮的语气,在耳边响起:“呵,这是在回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听到这声音,秦绵绵怒火中烧,睁开眼睛看到顾宇走过来,她扬起手向顾宇的脸上狠狠的扇去。

他就猜想到秦绵绵会有此举动,伸出手稳稳的抓住了秦绵绵的手,得意的笑着。

看着顾宇此刻的面部表情,秦绵绵心力交瘁,泪水不争气的流下来,无力地质问着:“为什么?你可以不爱我,你可以把我当成姐姐的替代品。”

当姐姐这两个字从秦绵绵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感受到心被莫名的刺痛。

即使秦思雪这样对她,她还是这般脱口而出这两个字。

沉默了两秒,秦绵绵冰冷的反问:“但是你不能这样伤害我。”

秦绵绵恨自己的软弱,但是在顾宇面前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懦弱和顺从的角色。

顾宇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秦绵绵厌恶的讽刺道:“秦思雪是真小人,而你秦绵绵是伪君子,相比之下,二者之间我更喜欢真小人。”

眼角浮现出一丝轻蔑,“秦绵绵如果你能表现出真实的一面,或许我还能对你有一丝怜悯。敢给我顾宇戴绿帽子的人,你还是第一个,所以你少在这里给我装小白兔。”

秦绵绵瞪大了眼睛,一副你是不是疯了的表情看着顾宇,她想不到一向斯文温柔的顾宇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听着顾宇话里有话的嘲讽她,秦绵绵想不明白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而绿帽子一说又从何而来。

忍不住发疯似的挣脱被顾宇牵制的手,她歇斯底里的喊道:“顾宇,在我的眼里、心里我百分之百的爱你,你却和秦思雪联手起来演了这样一出大戏,你不觉得惭愧吗?”

看着此刻疯婆子般的秦绵绵,顾宇嘲讽的话语流水一般出口:“水性杨花的表子,没脸没皮的撒泼样,让我看着就无比恶心,还指望我对你有一丝好感?”

听见这样的话,她无力的用手背擦拭着不停流下的泪水,语气终于坚定:“顾宇,你不用话里有话的在这里绕弯子,绿帽子是昨晚你自己亲手给自己带的,可笑的人一直都是你,你这一辈子也只配戴绿帽子!”

她的话彻底激怒了顾宇,他拽着秦绵绵的领子,狠狠的向着她白皙的脸颊扇过去,一记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

秦绵绵感觉到自己一阵眩晕,可想而知顾宇的力道有多重。

此刻,身后的房门开启,司寒遇带着一张冰冷的脸出现在顾宇的面前。

挨打的秦绵绵因为背靠房门失去支撑而向后倒去,顾宇此刻也因为突然出现的司寒遇紧张的松开了抓住秦绵绵衣领的手。

因为惯性,秦绵绵直接倒在了司寒遇的臂膀里,司寒遇感到自己身体明显地颤动。

司寒遇顺势扶起秦绵绵,语气冰冷的开口:“要吵要闹给我滚远一点,我没有兴趣听二位的家事。”

顾宇心知肚明,司寒遇是他得罪不起的人,又想到昨晚的事情,理智大于情感,顾宇连忙陪笑着回应:“司总放心,我尽快带着她离开,绝不打扰了您的清静。”

讨厌极了顾宇此刻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司寒遇轻轻抬眼,不屑从眼角滑过,开口的话却不容反驳:“你先走,她留下。”

听见这话,顾宇呆愣了片刻,见顾宇没有离开的意思,司寒遇早已不耐:“我说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

顾宇终于缓过神来,急忙点头,连声说道:“司总,马上,我现在马上走。”

满腹的心不甘情不愿,奈何自己的实力又不能与司寒遇抗衡,在司寒遇面前,他没有任何的话语权,只好悻悻的转身离去。

看着顾宇离开,秦绵绵伸手去摸自己火辣辣的脸颊,她自嘲道:“我是该扇。”

看着此刻的秦绵绵,司寒遇既没有劝阻也没有安慰,冷冷的转身,用力的关门。

关门声响起,秦绵绵清醒过来,她还没有和司寒遇道谢,握拳敲门的手停在半空中迟迟没有落下,终于还是隔着门轻轻的说道:“谢谢你!”

之后,秦绵绵独自一人离开了。

离开了游艇,走在路上,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唯一的选择只能是回家。

看着安静的家门,秦绵绵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按了门铃。

随着“叮咚、叮咚”的声音,秦绵绵的一颗心也跟着悬起来。

开门的是保姆张妈,看到秦绵绵回来,脸上还带着巴掌印,紧张的拉着她的手,小声且急促的问:“你们两姐妹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思雪被送回来的时候受了刺激,你今天怎么也一脸伤得回来?”

加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