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 > 人间极乐 > 第2章茶馆

第2章茶馆

作者:墨大先生发表时间:2018-04-12 23:45:07字数:1893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春叔的全名叫冯春生,从棺材里爬出来虽然阴森,但他本人真的幽默风趣,对我也极好,在父亲离开的那几天,他看我心情失落,经常给我变戏法,带我到处去耍,我们爷俩之间的隔阂很快就消失了。

而且他极有本事。

我父亲原本是开刺青店的,冯春生拿了手里的一枚扳指,去典当铺当了两万块钱,然后把刺青店简单的装修成了个小茶馆,再拿剩下的几千块钱,买了几百罐巨便宜巨次的茶叶,摆放在茶馆里,标价八百八一罐。

每个茶叶罐上,有冯春生亲笔写的八个字——伏羲神卦,再现江湖!

我当时还有觉得春叔有些天真呢,几块钱的茶叶翻几百倍卖?凭什么?凭你字写得好吗?

前面几天,算是论证了我的推测,确实没人买,可在第四天我放学回家的时候,茶馆里竟然里三圈外三圈的客人,把冯春生的天价茶叶一扫而空,惊得我目瞪口呆。

几百罐茶叶换来了大几十万后,冯春生盘了个更大的茶馆,带着我搬到了市中心去住。

茶馆开业的第一天,我去里头玩,却发现茶馆里来的人,大多数都是买过春叔茶叶的人,这些人进了新茶馆后,气质神色都很阴森。

到了下午时候,茶馆里又来了一批怪人,弯腰驼背的,瘸腿的,还有满脸横肉的瞎子、道士和尚等等。

有一个坐在我边上,浑身泥巴的中年男人,他背上背着一个喝醉了酒的人。

醉酒人趴着,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我却瞧见了这醉酒人的手上有许许多多紫色的斑纹——尸斑!

以前我父亲做刺青的时候,还替殡仪馆的死人做过刺青,我当时也跟着去了,那些尸体身上,就会长这些紫色的铜钱斑。

喝茶的茶馆里,出现了尸体,我当时又惊又怕,连忙跑上了楼,找到冯春生,讲了这件事。

我原本以为春叔肯定也吃惊,岂料他毫无惊讶的表情,脸庞上古井无波。

他把我拉扯到雅间里,拉了条长凳,我们爷俩坐在一起。

春叔先叹了口半分钟的长气,然后望着我,说:小祖,有些事,你父亲没跟你讲过,但我得跟你讲,谁叫我开了阴人茶馆呢。

“其实民间里头,藏着一种人,这种人驭鬼通神,懂得和鬼神沟通之法,叫阴人,萨满巫、阿赞、盗墓沙客、叫魂先生、风水师,都是这一类人,我是,你父亲也是,你母亲也是。”

“这类人集中在了一起,就成了江湖,阴人江湖!每个地域都有阴人自己的地盘,称为阴行,京城的叫京城阴行,闽南的叫闽南阴行,我们川西市的,叫川西阴行。”

“这类人啊,出卖自己的手艺,替一些脏事缠身的金主平事赚钱。”

我这次听了,倒不觉得害怕了,反而觉得很酷,小孩子嘛!特别迷高手,于是我更加兴致勃勃的听春叔往下讲。

“当然了,阴人找金主,本身就很难需要靠中人介绍,当这中人,需要人脉,我现在就是中人,茶馆里那些奇奇怪怪的人,都是阴人,他们指望着我替他们介绍生意,帮他们赚钱呢。

我觉得春叔在搪塞我,就问:春叔,你在棺材里呆了十二年,和外头都不来往,哪儿的人脉?

“呵!当今风水师,我说第二,谁敢说第一!十二年前,我给算过卦的金主到处都是,如今只需要简单联络,就能把金主重新找补回来,我冯春生伏羲神卦的名号,就是阴行里头的金字招牌!

我这才想起来,春叔卖那天价茶叶的时候,茶叶罐上写着八个字——伏羲神卦,再现江湖!

既然春叔好不容易敞开心扉说亮话,我继续问道:那我父亲说你为了我,才在棺材里呆了十二年的,这里头,又有……

“你出生的第一年,不少的阴行高人,包括我,都给你算过一命——你活不过二十四岁!是个短命鬼,于是,我、你父亲,还有你父亲几个阴人兄弟,都想着帮你改命!

我入棺十二年,以道家之术,辟谷冥思,就是在帮你推演改命天机前些天,推演到天机了!入昆仑禁地,或许能帮你改命,于是你父亲,就……”

禁地这个词,听上去就诡异,我连忙问:“那昆仑禁地,是不是真的很危险?”

“十死无生!”冯春生重重的说了四个字!

我听到这句话,登时要往外跑,眼泪忍不住下来了——我想把我父亲找回来!

冯春生立马把我拉扯住,说:小祖,你急什么?你可不知道你父亲的道行?十几年前,你父亲是天下第一阴人,什么极凶之事,落在他身上,都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啊?

我父亲原来是这么厉害的阴人?

冯春生叹了口气,说:每个阴行,都有祖爷,也就是话事人。你父亲就是江湖第一阴行——闽南阴行的祖爷,只是你父亲为了照顾你,才一直隐居川西,你母亲负责管理闽南阴行,每日事务繁忙,才没什么时间来看你。

“好好生活吧!你好好活着,就不枉费了我们几个阴人兄弟的一番心血啊。”

冯春生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仰着头,问冯春生:春叔,我父亲懂什么阴术,才成为第一阴人的?

“刺青!”

“刺青?”我说我也学过刺青啊。

“你学的和你父亲会的不一样,你父亲懂的刺青叫阴阳绣!”冯春生摸着我的头,慈祥的说道。

我继续问阴阳绣是什么,冯春生没继续讲,他说我不需要知道,因为我不适合入阴行江湖,更不适合练阴人的阴术。

加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