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 > 人间极乐 > 第3章人间极苦

第3章人间极苦

作者:墨大先生发表时间:2018-04-12 23:57:39字数:1623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几个月前,夏花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读高一——十六岁读高一,对于城里的孩子来说,太晚了,但在农村,小孩的上学年纪都比较晚。

她高一读完了,他父亲就不让她读书了,说一个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什么?还不如早早的出来做事,赚点钱,贴补家用才是真的。

没办法,夏花只能去了父亲的工地,帮忙做散工。

不过……做了没几天,有天晚上,她忽然精神很萎靡,晕过去了。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浑身都是淤青。

我猜到发生了什么,拳头捏的砰砰响,火蹭蹭的从心里往外冒。

“我一直以为女孩的清白特别重要……”

“祖哥,你知道吗,我喊着报警的时候,我爸这么跟我说,说我那天晚上是得了大病,这大病家里没钱治——如果我每天陪那些老板,老板会花钱给我治病,还能让我活得好,有啥不行!反正女人都是给男人搞的,给谁搞不一样。”

听到这些,我心里的火突然灭了,相反心里很冷,我甚至害怕我听错了,我问道:这些都是你父母说的吗?

夏花惨笑着点点头。

人家父母都费尽了心思,只求儿女过得好,好些家庭,养女儿跟养公主似的!这父亲,真是愧为人父!

夏花说这几个月,她过的很惨,每天都要挨打!她也尝试过逃跑。——可是每次出走,都被他们找到了。

那些人,像是长了鹰眼一样,无论夏花到哪儿,藏匿在什么地方,都会被他们精准的找出来。

我也想过轻生,但他们手里握着照片和影像,说我敢自杀,他们就把这些东西放到网上……我不敢想象那样的后果。

夏花的人生,像是进入人间炼狱一般——要跑,跑不了,找父母,父母不管,找警察呢?说实在的,她的力量,还真不见得斗得过那开发商的高管。

大开发商的高管,不说手眼通天,至少他拥有的社会力量,收拾一个十六岁的小女生,太容易了。

听了夏花这交织这血泪的言语,我已经确认了这背后肯定有阴人在作祟,出于对瘸马承诺的负责,我双手合十,对夏花说道:这事,我管!

听到我的承诺,夏花潸然泪下,她打着哭腔跟我说谢谢。

我也不欲对夏花隐瞒,便告诉她:这事,我给你定个调子吧——那侮辱你的禽兽,估计背后有高人,给你下了秘术,这个秘术,让你怎么都逃脱不了他们的魔爪……所以我先帮你破这个秘术——然后,我再想办法,让你逃脱那畜生的魔爪。

“真的嘛?”夏花似乎重新看到了人生的希望,“祖哥,我来这儿几个月,你都很照顾我,我知道我在小区的名声,你看我的眼神也没什么欲望的存在,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我挠挠头,对夏花直言不讳:你因为你是恶缘人——天生命悲。

“什么是恶缘人?”夏花问我。

我说:恶缘人,天生恶缘,小时候得过怪病,或者在母体时候就伤了神,命尤其不好,总是被是非、阴祟、小人沾惹上——恶缘人的魂,和常人的魂不一样。

夏花盯着我,没说话。

我继续说,说这人的魂啊,都是有模样的,正常人在母体里的时候,魂被铁索绑着,拉着一个棺材,在分娩的时候,棺材就和魂分离了,常人活上百年,最后躺在棺材里,其实只是回到了出生的原点。

但是恶缘人没有分离,他们的魂,一直都拉着棺材在,最惨的恶缘人,被九条铁索捆着,拉着棺材,在人世中孤独前行。

我之所以能够分辨恶缘人,是因为我看得到人魂的模样。

夏花问我:我有几根铁索?

我看了看夏花的背后,说道:你有一根,这条铁索叫“亲人锁”,你这辈子的苦难,大部分都是你亲人造成的。

听到我说这话,夏花长叹了一口气,接着又长吸了一口气,她两行清泪,从眼角处滑落,她说:祖哥,你真的是高人!我的灾就是亲人。

即便她的手里还握着定魂木,她的表现也有些歇斯底里,说,一个半月前的晚上,父亲喝醉了酒,和母亲在房间里说话,母亲埋怨父亲,说人家都是把闺女往好地方送,你倒好,你狼心狗肺,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父亲说他把女儿送给那几个开发商的老板,那才是好地方呢,人家有钱,又不会亏待咱们——吃得好,住得好,卖个身又不掉肉,最多就掉一层膜,有什么不好?

夏花听到父母的谈话后,如五雷轰顶一般——这种被亲人卖了的感觉,是“人间极苦”。

我紧紧的咬住嘴唇,对夏花说:有句话,叫天生恶缘,苦海不渡,意思是你这个恶缘人就是变成了一只鬼,地府阎王也不收你——我可以帮你!

夏花听了,非常感激我,说她这辈子唯一遇到的好人就是我,在学校里,人家捉弄她,出门在外,被父亲骗去被畜生糟蹋,只有我是真心真意的帮她。

我叹了口气,说凡事朝前看——说说肉团的事吧。

夏花点点头,开始为我讲述了起来。

原来,那天她的清白被毁之后,第二天凌晨三点,她的肚皮就变大了,像怀孕了四五个月的孕妇一样,接着她肚子疼如刀绞,躺在地上,四处打滚,最后蜷缩成了一团,肚皮缓缓裂开,蹦出个小手小脚的婴儿。

那胎儿,只有成年人的拳头大小,当时夏花被吓唬住了。

尤其是那个婴儿竟然还会张嘴说话,她朝着夏花喊:哥哥,哥哥!

夏花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不过,那婴儿,也就是喊了几声“哥哥”之后,就化成了肉团。

从这天开始,每天凌晨三点,夏花都会准时腹痛。

最近两天呢,夏花这种症状,更严重了,竟然每天会腹痛两次,下午一次,凌晨一次,今天我见她脸色苍白、双眼无神,便是秘术发作的影响。

我说,我现在也没法确定你中的到底是哪种秘术,但我知道一点——秘术都是有副作用的,腹痛从一次变两次,就说明秘术的副作用出现了,长期下去,你不是被折磨死,就是被这个秘术给害死!

我让夏花晚上去我的工作室,我用我的办法,来查出她到底被人下了什么样的秘术。

但夏花说不行,她说待会就有人过来,带她去见那房地产的老板,没有时间了。

我一寻思,今天我还不能跟那毁掉夏花清白的畜生发生冲突,暂时也不能打草惊蛇——畜生的背后有阴人,我得先想办法,把这个秘术破掉。

我让夏花等我一阵子,随后和瘸马回了家里,把我卧室里的一个小匣子打开,里头有一叠巴掌大的,我花了高价在黑市买来的,我拿着皮和毛笔、朱砂、银针,去了夏花的家里。

我拿银针刺破了夏花的指头,滴了三滴指血到了那朱砂之上,然后我用水调了滴指血的朱砂,用毛笔蘸上,在皮上,画下了一个恶鬼面孔。

夏花问我这画的是什么?

我告诉夏花,这个东西算刺青的另类运用,这个图案叫“赤般若”,接着,我将人皮递给了夏花,说:你就把这个人皮藏在贴身的衣服里,晚上,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明天我给你查那秘术。”我说:查到了那秘术,我包你脱离魔爪。

“这个……这个管用吗?”夏花盯着人皮上的赤般若,也许是图案太渗人,或者说皮的质感太古怪,她不敢触碰。

我把“赤般若”塞在了夏花的手上,说道:拿着吧,没事!虽然有点吓唬人,但总比被那畜生侮辱强。

“唉!”夏花接了人皮,我和瘸马也先回家了。

坐在沙发上,我怔怔出神。

其实我有一件事,骗了夏花——我跟她说我是阴人,但其实我不是阴人。

加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