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 > 黄皮子 > 第三章讨口封

第三章讨口封

作者:马南山发表时间:2018-05-14 12:48:05字数:2106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这吴焕章,就是我师父了。

我师父听了老猎户的遭遇,义愤填膺,第二天便进山挑了一块地,并算出时日,埋刀十八年,便可养成诛杀一切邪祟的宝刀,到时候他陪老猎户回东北,扒了总瓢把子的皮。

老猎户便在我师父家住下,三年后,因病去世,临死前将血海深仇托付给刚满三岁的我。

不托付给我师父的原因,不是怕我师父活不到宝刀养成,而是我一天天长大,老猎户惊奇的发现我和他儿子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非说我是他儿子的转世。

我师父觉得他疯了。

老猎户所托非人,他死后第二天,我师父进山将猎刀挖出来,扔进厨房劈柴。

从古至今就没有风水宝地养宝刀的说法,老猎户没读过书,被胡大仙骗了。

我师父和胡大仙没什么关系,胡大仙怕老猎户迁怒自己的弟子,这才找个理由将老猎户骗走,至于它为什么把麻烦推到我师父头上,又如何得知我师父的住址,这不重要,人家是个妖,丢了钱包都能给你找到,遑论我师父一个大活人。

我师父听了老猎户的遭遇,出于同样的考虑,不得不配合胡大仙的谎言,老猎户千里迢迢从东北走到山西,全凭报仇的信念支撑,一旦得知自己被骗,万念俱灰之下,鬼知道他会做什么事,还不如给点希望,起码好活了三年不是?

老猎户死后,我师父虽然有些内疚,但也没放着安生日子不过,跑到东北打黄鼠狼去。

可树欲静而风不止,总瓢把子还活着,它从没放弃杀子之仇,只是一直找不到老猎户。

直到猎刀又砍死一只黄大仙,总瓢把子闻着血腥味,不远万里追到山西报仇。

不过那时候我师父已经去世,是我拿刀剁了一只黄鼠狼。

我师父打了一辈子光棍,拿我当亲儿子看待,老猎户的故事就是他讲给我听的,那把猎刀也传给我,但在我砍黄鼠狼之前,一直没把猎刀当回事,我师父总拿那把刀杀猪宰羊,着急了还当柴刀使,根本看不出那是把砍过妖怪的宝刀。

至于我砍黄鼠狼的事,跟我家邻居刘老太有关。

我是师父在庙门口捡的孤儿,捡我时,他没考虑喂奶洗尿布的事,捡回家没两天就后悔了,幸亏当年刘老太家一直生不出孩子,山西有带孩子的习俗,自家生不出,就从外面领养一个,据说能给家里带来生孩子的好运。

刘老太愿意替师父养我,可给我师父解决了大难题,为了还这份人情,刘老太的老伴去世后,我师父进山相了一块添丁旺财的风水宝地,给她老伴做阴宅。

黄鼠狼就是这块地惹出来的。

风水宝地分九格,从上上格,上中格,一直排到下下格,前四格也叫牛眠地,因为牛是通灵的动物,能看到一座山的风水气穴所在,主动卧在穴上睡觉,所以牛眠地就是顶级风水宝地的意思。

师父给刘家相的那块地是中上格的牛眠地,催运效果十分霸道,打从刘老太老伴葬进去,她家连添两个大胖孙子,日子也一年比一年红火,刘老太笑的合不拢嘴,把她老伴的坟当宝贝一样照看着,对师父和我殷勤的不得了。

我十岁那年的夏天,刘老太领我到坟上清理野草,俗话说坟头可无树,但不可缺草,不是说坟头草不能拔,而是坟头草是荫佑后代的象征,长草才说明坟包所在之处的风水好。

刘老太一边拔草,一边对着坟包念叨家里的事,草拔干净,便看到她老伴的坟包上,破了个碗口大,黑乎乎的洞,像是什么畜生掏的。

刘老太弯腰往里瞅。

洞里冷不丁探出个毛茸茸的脑袋,吓得刘老太跌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也吓一跳,还以为她老伴变身了,看清是一只黄鼠狼才松口气。

这黄鼠狼也古怪,见了人非但不逃,反而从洞里钻出来,在刘老太面前人立而起,两只前爪扶着脑袋上一块白惨惨,好像瓜皮帽的盖子,也没见它咬人,刘老太却莫名其妙的发出一声见鬼似的惨叫。

我赶忙上前,一脚把黄鼠狼踢飞。

就看那鬼头鬼脑的小畜生,在空中翻滚几圈,落到地上还瞪我一眼,一溜烟跑没了。

我扶起刘老太,问她有没有摔着?

她面如土色,嗓音发颤的问我:“你听见没?”

我纳闷道:“听见啥?”

“它...那只鼬儿...它跟我说话了,你没听见?”

除了她的尖叫,我没听到任何声音,何况黄鼠狼怎么会说人话,八成是刘老太吓傻了。

我随口道:“没听见,它说啥了?”

刘老太惊魂未定,说道:“它...它说:你看我像不像个人?”

黄鼠狼说没说话,我不知道,刘老太这一番话却把我逗笑,我说她听错了,她却一本正经的告诉我绝对没错,这只黄鼠狼铁定成精了,我们撞上它,保不齐要倒霉,下午就带我去庙里拜拜。

休息片刻,提着篮子下山,刘老太还让我跟师父说一声,下午去庙里的事。

回到家,师父在院里编竹篾,我过去帮忙,顺口说了黄鼠狼的事。

等我说完,师父在我脑袋上敲了一指头,训斥道:“还他娘的瓜皮帽,你咋不说它顶了个尿盔子呢?那是头骨。”

我愣道:“啥头骨?”

“它顶的那块白盖子,是死人的头盖骨。”

我诧异道:“你咋知道,你也看见了?”

我师父不屑道:“不用看,黄鼠狼跟人讨口封都是那副模样,我原先没给你说过?成精的黄鼠狼想成正果,必须向人讨口封,这二年少见了,师父小时候经常有黄鼠狼顶着死人的头盖骨,在村里跑来跑去,逢人就立起来问:您看我像不像个人?有人说像,它就讨到口封了,要讨九十九道才能成正果。”

我目瞪口呆一阵,问道:“那只黄鼠狼真的跟我老婶说话了?我咋没听到?”

“成精的畜生也还是畜生,不会说人话,是在你老婶心里问的,旁人听不见!”

师父说的认真,我还是不太相信,问他:“你别是唬我的吧?就算它不会说人话,普通人看见黄鼠狼顶着死人骨头站起来,还不得吓死?谁敢给它们口封?”

加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