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 > 黄皮子 > 第六章李香头

第六章李香头

作者:马南山发表时间:2018-05-14 12:48:05字数:1913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我愣了:“为啥?”

“这窝黄鼠狼是被那块牛眠地引来的,牛眠地,普通老牛都喜欢的地,成精的畜生当然更想要,当年师父鬼迷心窍,想着哪天我不在了,也有个好人家照应你,这才硬给她家相了那块地,你都不知道,她男人下葬当天,师父在她家吃流水席,喝两杯酒当场把眼喝瞎了,这就是报应。”

不等我张口询问,师父主动解释他眼瞎的缘由。

老话说德不配位,必有灾殃,牛眠地这种级别的风水宝地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享用,若是不顾德行,强行用风水发运,早晚要遭报应,首当其冲的就是相地的风水先生。

不分好歹,乱给人相地,老天爷觉得这种人不长眼,就把他们的眼睛拿走了。

那次我师父在刘老太家喝了几杯酒,晕乎乎想去解手,刚起身,突然就看不见了,村里人送他医院,医生说是喝了假酒又起猛了的原因,而那假酒是刘老太在村里的小卖铺买的,小卖铺平时不卖假酒,是我师父相地之后,在刘老太面前夸下海口,保证她家会大旺速发,刘老太一激动,让小卖铺的老板进一批高档汾酒招呼客人,结果老板财迷心窍,为了赚一笔大的才进了批假酒,最后遭罪的还是我师父。

后来我师父求爷爷告奶奶的拜了半个月的菩萨,还把所有积蓄捐了功德,这才渐渐复明,但视力比以前差了好多。

有同样遭遇的还有算命和看相的师傅,他们行当里的瞎子更多,都是不看客户品性,随意泄露天机,最后被老天爷摘了眼珠子。

不过话说回来,瞎了眼的风水师和相师还都是业内顶尖水准,二把刀的先生相不中宝地,算不准劫数,想被老天爷摘眼都没那个机会!

再说黄鼠狼。

师父说它们全家被烧死,纯属活该,阴宅风水的作用是通过先人骸骨传递,它们要抢刘家阴宅的风水,第一件事就是把棺材里的骸骨啃烂,拖走,否则那阴宅还是刘家的。

坏人祖坟,毁人尸骨,这样一想,刘老太烧死它们倒也不算残忍。

说着话便到了镇上,师父领我七拐八绕,最后到了一座带院的平房,师父敲门。

开门的是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梳俩羊角辫,小脸白白净净,长的挺漂亮,她怯生生问道:“请问你们找谁?”

师父说:“李香头在么?”

小姑娘扭头喊一声:“爷爷,有人找你。”随后请我们进去。

屋里走出个老头,五六十岁的模样,皮肤黝黑,身材枯瘦,一见我师父,老头的脸色立刻变阴沉,说道:“你来干什么?”

师父拉住他的胳膊,往屋里带:“进屋说。”

“哎哎哎,撒手,少跟我拉拉扯扯...”

老头的模样不像有本事的高人,想不通师父为什么找他帮忙,而我和那漂亮小姑娘聊几句便心猿意马,不再惦记黄鼠狼的事,直到师父发了什么火,声音陡然大了,被我听到几句。

“为了给你家常四爷挑窝,我爷爷当场犯了心病而死,你们欠我家一条命呢,现在你跟我说这种话?它在那块牛眠地住的舒服吧?带劲吧?我可告诉你,我家能相宝地也能毁宝地,别把我惹火,否则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不知那老头说了什么,我师父的声音更大了:“你再说一句试试,这方圆百里的畜生都拜你家常四爷的码头,你敢说不知道?”

那老头被我师父激怒,也大声回道:“你说话客气点,当心我揍你,我没说不知道,我是说那个黄爷是打外面来的...”

刚听第一句,还以为我太师爷给这老头的祖宗相过坟地,后一句才明白,感情这老头是个当差的,供的是四大门里的常爷,胡黄白柳四大门,胡黄自不用说,白是刺猬柳是蛇,而柳门也叫常门,因为蛇分三种,小而无毒是柳,小而有毒是常,还有一个是蟒。

单是常爷也就罢了,重点是这条常排老四,前面指不定还有三个啥玩意呢!

想到师父找李香头帮忙,我脑中顿时浮现一出毒蛇大战黄鼠狼的画面,不由得心潮澎湃,又怕又期待。

只听到三句,后面又小声了,我正心痒难耐时,门开了,师父拉着脸出来,李香头跟在后面,一脸贱笑,说道:“吴老头,常来玩呀!”

师父二话不说,拉着我就走。

出了门我问他,李香头是不是出马弟子,是不是供了条毒蛇?

他说是。

我赶忙追问:“他答应帮咱收拾黄鼠狼了?”

师父摇摇头:“没有!”

“为啥呀?”

师父脸色铁青,牙缝里憋出三个字:“惹不起!”

我有些吃惊,问道:“那只黄鼠狼很厉害嘛?”

“不厉害。”

“难道它爹也是总瓢把子?”

这么一想我心里不平衡了,我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这些死畜生有爹有娘不说,一个个还他吗挺厉害!

常四爷为什么惹不起黄鼠狼,我师父只是叹息摇头,没跟我说,而他一脸惆怅的样子,我觉得刘老太恐怕大难临头了。

可回到村里,师父却是另一副面孔,乐呵呵的对刘家人说,黄大仙不会害刘老太的命,但要她当二十年差来赎罪。

刘家人不愿意,问我师父有没有办法不当差,把黄大仙送走。

我师父安慰说,当差也挺好,给村里人看看病,驱驱邪,能赚不少钱。

刘家人这才犹豫着答应了。

出了刘家门,我问师父:“黄鼠狼不给老婆孩子报仇了?”

我师父道:“它连你都不准备放过,它能放过刘家?”

我就纳闷了,和我有啥关系?又不是我让刘老太烧它全家的。

加载下一章>